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
[蘭花]蝴蝶蘭代工生產之品質差異

資料來源:農試所花卉中心/蔡明軒助理研究員

蝴蝶蘭是我國最主要外銷花卉作物,主要銷往美國、日本及荷蘭,目前產業面臨荷蘭、中國及東南亞國家之國際競爭壓力,相對於荷蘭花卉農企業經營規模,臺灣蝴蝶蘭產業個別農戶在生產面積、穩定供貨能力上相對劣勢。





本研究於嘉義大林、雲林斗南地區選擇4家代工蘭園(分別以A、B、C及D代稱),使其栽培來自台霖、龍鼎及麒悅等不同業者生產之蝴蝶蘭大白花Phalaenopsis Sogo Yukidian‘V3’種苗,按其各自管理模式栽培6個月後,同時移至位於雲林古坑生產切花之場域,在相同條件下催花並栽培至開花。在代工栽培結束後調查其葉面積及開花品質,並取樣分析植體元素。栽培期間利用小型模組化環境資訊收集設備(圖1)記錄溫度、相對濕度、光強度,搭配無線網路基地台即時上傳環境數據至雲端作業平台。

比較4家代工栽培蘭園2020年微氣候情形,A蘭園夜均溫27.8℃為最高,平均光積值(Daily light integral, DLI) 2.28 mol·m-2·d-1為最低(圖2);B蘭園日均溫29.5℃為最低,日夜溫差2.2℃為最小;C蘭園夜均溫27.0℃為最低,平均光積值3.83 mol·m-2·d-1為最高;D蘭園日均溫31.1℃為最高,日夜溫差約4.0℃為最高。

植株生育情形部分,經6個月代工栽培後,D蘭園栽培植株葉面積增加量最大,A蘭園增加量最小(表1)、總葉面積也最小(表2)。植株移至相同條件下發育花梗期間,葉面積增加量多無顯著差異。

表1. 蝴蝶蘭‘V3’經不同蘭園代工栽培6個月後之葉面積增加量。表1. 蝴蝶蘭‘V3’經不同蘭園代工栽培6個月後之葉面積增加量。
表2. 蝴蝶蘭‘V3’經不同蘭園代工栽培6個月後,催花前之葉面積。表2. 蝴蝶蘭‘V3’經不同蘭園代工栽培6個月後,催花前之葉面積。
 class='img_caption'表3. 蝴蝶蘭‘V3’經不同蘭園代工栽培6個月後,在同一環境下開花之到花日數及開花品質。

開花品質部分,A蘭園栽培植株開花後花朵數最少,花梗長度最短(表3);B蘭園植株第一朵花花徑略小;D蘭園植株花序長度、花梗長度、第一朵花花徑、花朵數均在最高水準。而不同品系種苗中,龍鼎品系之到花日數比麒悅、台霖品系多約2日,而花序長度及花朵數在A、B蘭園栽培下大於另外2品系。

植體元素分析結果,經6個月代工栽培後比較4家蘭園栽培的植株,A、C蘭園的植株葉片磷、氮含量較低,植株整體碳氮比(C/N)較高,根部的鎂、銅含量較高,其中A蘭園葉片錳、銅、鋅含量均有較高的趨勢;B、D蘭園植株開花前、後葉片氮、磷含量均較高,整體碳氮比較低,根部的銅含量較低。其中B蘭園葉片磷含量最高;C蘭園植株鈣含量最高;D蘭園根部鉀含量最高;開花後植株鈣、鎂含量及碳氮比在4家蘭園間大致維持與開花前相同趨勢。

本試驗中A蘭園之平均光積值低於其他蘭園32-40% (圖2),光積值不足使光合產物累積量受限,進而影響生長及開花品質,因此低光可能為A蘭園栽培之植株葉面積較小(表1)、花朵數最少、花序及花梗長度較短之因素之一(表3)。此外A蘭園栽培的植株,其葉片、根部氮含量分別僅有D蘭園植株的72%-79%、56%-68%。

本研究中B、D蘭園植株開花前、後葉片氮、磷含量均較高,顯示B、D蘭園肥培狀況較佳,而鉀含量差異在開花後較顯著,開花後A、C蘭園植株葉片鉀含量下降,而B、D蘭園植株仍能維持甚至增加,顯示植體中有較充足的鉀能移動至上位葉(元素分析取樣部位),但在本試驗中鉀含量差異與開花品質並無關聯。A、B蘭園所生產植株中,各品系間葉面積、葉面積增加量均無顯著差異(表1、2),而D蘭園所生產植株,不同品系間差異較大,可能為D蘭園栽培模式相對不穩定,或品系間差異所致,但此情形與開花品質無明顯關聯。

本試驗中不同品系之‘V3’種苗,經相同管理栽培後,在開花表現上可發現差異。而同品系經不同蘭園栽培後生育當然有差,但麒悅品系在葉面積、花朵數方面,經不同蘭園栽培後造成之差異均較其他品系小(表2、3),顯示該品系適應性較高,在不同栽培環境下生育結果較一致。

綜合以上,不同品系及不同栽培管理模式可能影響植株生長及開花的表現,差異程度是否影響後端運銷及觀賞壽命仍需更多試驗確認。

一、 研發團隊:農試所花卉研究中心

二、 聯絡方式:

1. 聯絡人:蔡明軒助理研究員

2. 電話:05-5828307

3. E-mail:tsaimh@tari.gov.tw

TOP